4月17日,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一名男子手持鮮花和加西亞·馬爾克斯的書表示哀悼。新華社發
  馬爾克斯的代表作《百年孤獨》被譽為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巔峰之作,在世界文壇的影響至今綿厚深遠。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國作家莫言就坦言當年曾深受《百年孤獨》的影響。
  哥倫比亞著名作家、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西亞·馬爾克斯17日下午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因病去世,享年87歲。
   和房租賽跑的世界名著
  《百年孤獨》反映了拉丁美洲一個世紀以來風雲變幻的歷史。小說描繪了布恩迪亞家族七代人的傳奇經歷,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鎮馬孔多的百年興衰,融入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宗教典故等神秘因素,巧妙地糅合了現實與魔幻,展現出一個色彩斑斕、瑰麗詩意的想象世界,成為20世紀最重要的經典文學巨著之一。
  馬爾克斯晚年時回憶說,經過10多年的醞釀,他從1965年才開始在墨西哥著手創作這部小說。為了專心寫作,他辭去了當時在廣告公司的工作。失去了經濟來源,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重擔全部落到了馬爾克斯的妻子梅塞德絲身上。
  馬爾克斯深情地回憶說,在長達18個月的寫作期間,自己都不知道妻子是如何籌款維持生活的。直到有一天,梅塞德絲接到房東電話,催她交已拖欠3個月的房租,便問丈夫還有多長時間才能寫完。馬爾克斯答道:“6個月”。於是,梅塞德絲對房東說:“先生,我們不僅要欠您3個月的租金,還要再欠您6個月的房租。”與馬爾克斯一家是舊知的房東很爽快地回答:“那麼7個月之後您能全部還清嗎?”在梅塞德絲表示同意後,房東說:“只要您能信守諾言,我也完全願意繼續等下去。”豪爽的房東幫助馬爾克斯一家人度過了最為艱難和拮据的一段日子。
  馬爾克斯和妻子在《百年孤獨》初稿完成當天便趕赴郵局,準備將稿子寄到阿根廷的一家出版社。700頁的書稿被稱完重量後,他們被告知需要83比索郵費,而山窮水盡的馬爾克斯當時只有45比索。夫妻倆不得已只能先郵寄一部分書稿,可誰知倉促寄出的居然是後半部分。儘管如此,出版社的編輯在閱讀書稿之後如獲至寶,立即請求馬爾克斯將前半部分寄給他。在出版社的資助下,《百年孤獨》才得以問世。
   莫言與馬爾克斯的“搏鬥”
  《百年孤獨》對於中國讀者的影響是毋庸置疑的,加西亞·馬爾克斯在198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他的一系列作品在國內出版,而其中出版數量最多的就是《百年孤獨》。《百年孤獨》以及馬爾克斯的其他作品在中國掀起一股魔幻現實主義的旋風,受影響的不僅僅是普通讀者,許多著名作家都直言深受馬爾克斯的影響,其中就包括在201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
  在獲得諾獎前後,許多人都把莫言與加西亞·馬爾克斯相提並論。瑞典文學院在諾獎的頒獎辭中說他的作品是“夢幻的現實主義”。對此,莫言並不否認馬爾克斯對自己的影響,但是他強調,他與馬爾克斯“搏鬥”多年,一直想寫出有自己特色、中國特色的小說,而非寫西方小說的翻版。
  “魔幻現實主義文學從根本上顛覆了我們這一代作家,包括上一代的老作家對文學的認識,我在1984年第一次讀到《百年孤獨》,心情就像當年馬爾克斯在巴黎讀到了卡夫卡的《變形記》一樣:原來小說可以這麼寫。”莫言2013年12月在浙江大學發表演講時回憶說,當時的中國作家們也意識到生活中充滿了魔幻的素材,可以來描述和表現個人的經歷和中國的現實。特別是一些荒誕的事件,完全用現實主義的方式來寫很難表現,也沒有批判的力度,而用魔幻現實主義的筆法寫,可以產生很強的藝術效果。
   克林頓父女痴迷《百年孤獨》
  《百年孤獨》在世界範圍內擁有眾多的“書迷”。
  2007年3月,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在哥倫比亞城市卡塔赫納參加第四屆世界西班牙語大會時表達了他對加西亞·馬爾克斯的喜愛,並稱他為“文學英雄”。
  克林頓回憶說,自己第一次閱讀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是大約35年前在耶魯大學法律系讀書的時候,當時《百年孤獨》英文版剛剛出版。他說,閱讀《百年孤獨》,發覺馬爾克斯所描述的東西“看似幻想、卻又非常真實和充滿智慧”。
  他說:“我從早到晚捧著這本書看,在課堂上也偷著看,還被老師發現挨了批。 我一口氣讀完了這本小說。《百年孤獨》不僅向我展示了什麼是文學,還讓我瞭解了人生。”
  克林頓透露,他的獨生女切爾西與馬爾克斯“熟識”,切爾西從少年時期便開始閱讀馬爾克斯西班牙語版的著作。克林頓說:“如果馬爾克斯知道切爾西是我們家唯一一個讀完他的全部西班牙語著作的人,他一定會很高興。” (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一代文學巨匠隕落)
創作者介紹

station

eh12ehsv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